元希修真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陆元希乐观的想没准她还能给老祖凑出一份结婴丹的材料来呢。

  “你确定吗?”木灵按照惯例问道, 她眨了眨眼睛, 其实她给每个人的种子是不同的,不过眼前这个人修格外讨她的喜欢,所以木灵就给她分配了更高阶的材料。

  这要是换了之前没有好好看玉简的人也并非一件好事, 高阶灵植虽然珍贵, 但同时也难以照料,一不小心就会给养死了。

  “确定。”陆元希说完后,木灵小姑娘一挥手, 其他种子全部消失, 只剩下了一颗在她的面前。

  “好了,你去好好种吧, 等一天过去我再来找你。”说着,木灵身上的清光一闪,就消失在了陆元希的面前。

  与此同时, 一块外界难以触及的空间中,葱绿色衣服的小姑娘自半空中坐起来,眨眨眼睛, 一挥手,四面八方的药气全部朝她涌来。

  “哎呀呀,好久没吃到好吃的了, 丹朱姐姐怎么送进来了六个人呢。”小姑娘饱餐一顿之后, 含着手指头在嘴里出神地想着, 好似回味起了什么。

  “不管了, 反正种不出来木灵想要的东西, 就把他们统统扔到万海阵里凫水好了。”木灵姑娘就这样愉快的下了决定,默默观察着各个分神所遇到的事情。

  木灵的另一个分神处,水朝乾好不容易通过了它的第一关考验,来到了第二关,整个人都傻眼了。“你…你这是要让我种地。”

  “对呀!”木灵小姑娘摊开手,她对这个修士一点也不喜欢,于是随意掏出一把种子给他。“选走一枚,然后把它种出来。”

  他看了眼没好气的葱绿色衣裙的小姑娘,虽然很不满意这个安排,但是敢怒不敢言,只得接过种子,埋到了土里。

  齐泽蓦然与未婚妻分开,还有些不适应,他毕竟是齐家少主,虽然很多事情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但是很快就适应了下来,木灵让他如何做,他便如何做。

  木灵小姑娘很满意,她点点头,决定也给这个人一把高阶灵种让他挑选。

  到了燕临这里,事情就没有那么愉快了。

  木灵小姑娘快要抓狂了,猛地从一本书的书页中跳了出来,大声道“为什么,我都躲得这么明显了,你还是找不到我!”

  原来燕临始终都没有突破上一关,还在和木灵玩你猜我在哪儿的游戏。

  燕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是一个体修,再加上是一个散修,对这种在陆元希看来非常基础的知识一无所知,几乎上是现学的水平根本不足以让她找出木灵躲在书里面露出来的破绽,看起来傻乎乎的。

  “算了。”面对燕临这种人,木灵小姑娘快把自己的头发薅秃了,她放水都不能把这个傻大个放到下一关,简直是耻辱。

  唉,木灵叹了口气,如果这个人进不到下一关,那么下面的难度是会下降的,她还想好好玩一玩呢。

  陆元希将种子埋到了地里,将土壤重新填平,引动一枚灌溉符给地上浇了水,这一天的任务也就算过去了。

  在这一天里,埋进土中的种子经历了发芽、破土而出、越长越高三个步骤,等到十二个时辰结束,木灵的虚影再次出现在了陆元希面前的时候,昨日种进土中的种子已经长成了足有手指头粗细,约有小腿肚那么高的纤细小树苗了。

  “很好,你做的不错。”木灵满意的点了点头,它能看到人类修士所看不到的药气,这株结婴果树上已经开始萦绕了。

  陆元希也有难得的成就感,她还是亲手种树,虽然是一天速成版,但也是亲眼看着它从种子里长出来的。

  她先前没有学习过如何种植灵植,第二峰不是适合灵植生长的地方,第三峰才是。这次幸亏了之前和小木灵的游戏,在那时候陆元希多看了两眼,记了下来。

  木灵小姑娘施施然的再次消失了,只留下陆元希一人在原地继续看着她的小树苗。

  燕临那边还在抓瞎,他和木灵的分神虚影同样头疼不已,不同的是他是对那些书,木灵则是对他的领悟能力。

  另一处药田上,郭圣镜使出了十八般武艺全部用在了灵植的苗苗上,使得她的灵植比别人的更加郁郁葱葱一些,看起来生机勃勃。

  看着那上面浓郁的药气,就连木灵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禁有点后悔没有给这个人类女修更高阶一点的灵植,这样的话她就能吸食到更多药气了。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在陆元希的小心看顾之下,结婴果树已经长高许多,在第七天来临的时候,上面已经结出了果子,只不过还未成熟罢了。

  与她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水朝乾那边,他对种植堪称是一头雾水,对灵植的属性了解也不多,不过是四天左右的时间,在他照料下的香叶兰就已经枯萎了。

  木灵见此泫然欲泣,好不委屈,她的土地上何曾有过这般的事情发生,这个人类修士居然把她的灵植给养死了,真是太过分了!她明明给他的是那么好种的灵植!

  水朝乾的心中有了不太好的预感,就见不过拇指大小的木灵小姑娘渐渐又虚化实,碧绿色的眼瞳中充斥着怒火,她的头发变长再变长,狠狠的抽向了水朝乾的方向。

  “丹朱姐姐,我要把这个人丢到万海阵里去。”那是一处全是水的阵法,修士在里面无法使出灵气,必须要自己游过去才行,木灵不喜欢杀人,这是她能想出来的最严厉的惩罚之一了。

  “不行,万海阵在的地方还不能让人进去。”丹朱直接对着木灵的本体说道,她用了特殊手段让其他人听不到她的声音。

  “其他地方也行,反正要离我远远的,木灵不想看见他。”木灵小姑娘也想起了什么,便妥协了。

  一根藤蔓在她话音落下之后从药田里伸了出来,不等水朝乾反抗,便将他丢到了外面。当然,出于木灵的诉求,丹朱还是想了想,最终决定把人直接扔到和西殿群相对的东殿群里。

  藤蔓抓着人类修士不断升高,再升高,穿破了两层空间之后,丹朱估摸着高度大概是足够了,控制着力道将人扔了出去。

  这样的高度修士是摔不死的,但是同样很危险,水朝乾面露惊恐之色,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就被高空抛物出去。

  “啊——救命啊!”直到他快要落地的时候才惊叫出声,砰的一声砸在了某处房檐上,还把大殿的边角给砸下来一块。

  哐当一声,突如其来的声音吸引了周围一行人的注意。

  程修望捋了捋胡子,注意力本来集中在他们新找到的一副地图山,见此对着边上的程永争吩咐道“永争啊,你带两个人过去看看。”

  现在是关键时刻,只差一点他们就要破解东殿群的奥秘找到去往传说中埋宝之地的路了,不容不限任何差错。

  季霄意在旁边自然也是不愿意错过的,那么只有程永争去为他分忧了。

  程永争也看出此时此刻正是关键时刻,一点也不想离开,生怕错过什么机缘,但是筑基后期的程修望不是他能反抗的。他环顾四周,能得罪得起的只有这一位了。“水兄,不知发生了什么?水兄不若陪小弟一同看看去。”

  水家主面色不改,心中恨不得咬碎了一口银牙,程修望对于水家主不太在意,便没阻止程永争的小动作,其他人也是眼观鼻鼻观心的自顾自,并不说出一句话来。

  当水家主走出去,转角看到人的时候方才忍不住变了神色“朝乾,你怎么在这里?二小姐呢?”水家主记得这个族人是跟自己的二女儿一队的,现在怎么就剩了他一个,还这般狼狈。

  “这是你们水家人?”程永争显然也认了出来,笑道。“水兄,看来我叫你一起过来还真没错啊。”

  程修望和季霄意两个筑基后期都不在这里,水家主不想理会他,只急急的询问水朝乾。

  水朝乾将来龙去脉用自己的话一说,有一点引起了水家主和程永争的注意“什么?你是说这座地宫中还有元婴期大妖的存在?”

  这可了不得,他们得赶紧告知程修望等人才行。

  若是水家主一人遇到族人得到了这个消息,恐怕就不想告诉任何人了,可惜边上还有个程永争,肯定会告诉程修望的。

  水家主不禁将地宫的危险等级又提升了一个档次,他的面色严肃起来,本来他们以为这只是个无主的地宫的。若是有相当于元婴期的妖兽在这里,那么他想找的那样东西还能拿的出来吗?虽然那个东西并不太显眼,但是也是在非常核心的地方。

  程修望听到他们的转述之后神色也有了变化,拎过这个水家练气小修士过来就要再次确认,不过他的确认方法就要粗暴了些。

  “程兄!”水家主按耐不住了,这在他面前审问水家人不是打他的脸吗。

  程修望阴桀地笑了下,不耐烦地宽抚了两句“水老弟莫要太过在意,我又不会对你这小辈做些什么,不过是问上两句罢了。想必水老弟也知道,这元婴期出现的重要性吧。”

  可是……水家主拗不过他,被拎住的水朝乾只觉得着急上火,浑身瑟瑟发抖,他这几天也太倒霉了,莫非跟这地宫犯冲不成,好处没捞到半分,还什么不好的都体验了一遍。

  季霄意一挑他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开口道“我有思路了,先别管这小辈。”他双目灼灼,自然不是多管闲事,而是根本没将什么六阶放在心上,总归他要做的事情和这大妖是没什么冲突的,找到突破点之后自然不愿意他们再浪费时间在一些小事上。

  他可得快一点找到那东西,要不然他的好侄子先把东西弄到了他可就丢脸丢大发了。当然了,季霄意也不认为季琳琅那个才刚换过一层毛的小崽子能比得过他就是了。

  六阶的大妖若是能利用上也是个好用的帮手,可惜从这个练气修士口中得知的消息里,这个大妖的立场坚定恐怕是不能为他所用了。季霄意既不失望也不遗憾,心中只浅浅的划过一缕痕迹,很快就抛到了脑后。

  他要做的事情真论出来也是师出有名,如果不是族里联系不上太武也不用他来跑一趟做这偷鸡摸狗的事情。等到了六阶大妖找上门,他也不过改改顺手牵羊的主意,那草木妖也找不到他的头上。

  一道白光闪过,季霄意便先一步消失在了原地。

  程修望哪里肯落后于他,便也放下了水朝乾,紧跟在后面消失了。

  其他人或前或后,总而言之,最后只剩下了水家两人。水家主叮嘱了自家族人一番,然后也忙不迭的跟在了后面。

  十二天过去了,陆元希的结婴果终于长成了。

  陆元希将果子从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元希修真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成精吧,动物只为原作者溪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之并收藏元希修真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