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穿成皇帝没事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十六章

  ☆·66 朕不得不开始担心, 这是在葫芦娃救爷爷

  北境告急。

  草原人三天攻破一座城池, 草原骑兵打步兵为主的大齐,简直称得上势如破竹了。若是继续这么下去,朕就别想着什么皇帝亲政, 活到九十九, 熬死熠皇叔之类的事情了。

  趁早洗洗脖子,找一棵好看的歪脖子树,上吊得了。

  历朝历代, 被外族入侵踏破都城的皇帝能有一个好好活到善终的吗?唔, 其实仔细想想还是有的,而且很有意思。

  话说某朝皇帝被外族入侵, 皇帝被掳走,做了囚犯,想要逼迫这国家投降, 结果这国朝臣直接另立了皇帝的兄弟当皇帝。然后入侵的外族一看抓来的皇帝没用了,便把皇帝又放了回来。

  后来的事情就在很多影视题材里头有描述了。大明xx年啊,万某妃啊, 都是这一家子的事情。

  其实英宗都算得上被俘后命好的了,还能回来继续做皇帝。

  历史上亡国后的倒霉皇帝可不少,被抓以后精神上被折磨, 身体上被虐待的多不胜数。就算投降得到一时安稳苟活, 也会因为胜利者偶然的不悦, 送掉小命。

  朕可不想做那样的皇帝。

  但现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自打鸣泉城破的消息传来, 大齐就陷入了危机模式。前两天是鸣泉,再几天就是璋裕,小半个月下来北境雍州被连破四城,眼看就要打到梁州。

  早朝上熠皇叔眼可见黑眼圈儿乌青加重,所有人的气氛都很凝重。

  而杨文斌快马加鞭的赶往北境,现在还没到呢,北境三十万大军,阵前无人指挥,这真是,不知道应该吧锅扣给谁……

  为这事儿太后娘娘和熠皇叔吵了小半个月。

  熠皇叔气恼太后娘娘调杨文斌回来,导致草原人有机可乘。

  太后娘娘则是不服,若不是她把杨文斌调回京,吴家造反搞不好就成了,那大齐也没有未来,大齐不是自家的江山了,管那么多作甚。

  熠皇叔说他和杨文斌多年交情,还能不了解杨文斌,他根本不会跟吴家一起谋反。

  太后娘娘冷笑,说她知道杨文斌不会造熠皇叔的反,但谁知道熠皇叔会不会造皇帝的反呢。

  这件事儿他俩站在自己的立场上都没错,朕站在朕的立场上,其实应该觉得太后娘娘没错,毕竟太后娘娘是维护朕的权力。而站在大齐的角度,这件事儿肯定是要怪太后娘娘的,可让朕去责怪太后娘娘,朕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两气场不和,见面就吵架。朕本来以为,朕要被迫在中间和稀泥。结果太后娘娘和熠皇叔,吵归吵,该办的事情却比草原人入侵之前还要顺利。

  前线说要军饷,太后娘娘给户部尚书摆了一桌鸿门宴,几百万两军饷问题瞬间解决。

  前线说要粮草,熠皇叔的人手刚接手江南,就马不停蹄的让手下筹措出几万石粮食。

  而这时候柱国将军杨文斌也终于赶到了北境,他北境大军的主心骨,他一回去,士气大涨。再加上后续军饷粮草供应得当,竟然是直接将草原人拦在了雍州。原本势如破竹的草原人,与北境大军僵持在金武关。

  接着大齐的守军点兵完毕,提督将军秦虎晚了七八天出发,带着他的义子秦仲誉,一起去支援北境了。

  一段时间以来,前线传来的都是捷报,顺顺利利地让大齐官员松了口气,一直凝重的早朝气氛都好转不少。

  熠皇叔甚至在下朝以后,在文渊阁开小会的时候提议,说咱们可以去城外护城河赏赏雪景。

  当然,熠皇叔的提议被谢归之冷着脸否决了。

  谢归之说“北境大战还未解决,谈何赏景看雪。”

  熠皇叔说“谢大人也太严肃了些。”

  反正这俩人气氛不怎么好。

  现在四位辅政大臣,吴承寅谋反被斩首,杨文斌、秦虎上了前线,现在文渊阁里头能和熠皇叔怼上的,也就只有谢归之了。

  为了避免大家都专心打仗,朕被熠皇叔造反‘偷家’,于是朕支持了谢归之。

  “现在的确不是谈及玩乐的时候。”朕说完,熠皇叔撇了朕一眼。

  给了朕一个没看懂的目光。

  不过朕懂不懂不重要,因为文渊阁议事结束以后,熠皇叔便跑来朕的寝宫,开始蹭朕的膳食。

  熠皇叔一边吃着朕向御膳房点的养胃套餐猪肚鸡,一边和朕解释了他为什么想带大家去护城河看雪。

  熠皇叔说“太后的生辰快到了。”

  朕“???”

  朕的母后生辰,你在这儿操什么心?

  熠皇叔并没有说他操的什么心,不过去护城河看雪的提议道了也没去成。别说和太后娘娘过生日了,很快就忙得连晚饭都连着早饭一起吃了。

  因为战事很快就变了个局面。

  前线连连告捷的档口,秦虎追敌深入,被困于祁山北,杨文斌带了千人骑兵去救。谁知道正好遇见了草原人的主力部队,杨文斌他们战到最后一人,殉国了。

  最后是秦仲誉重新出发,带人把秦虎救了回来,但是秦虎被大雪冻伤了双腿,估计没什么机会再上战场。秦仲誉算是救人有功,暂时领了北境军的指挥。

  朕看着送来的密折,眉头紧皱,这葫芦娃救爷爷的剧情,怎么那么古怪。秦虎也是老将了,怎么会做出那么轻率的决定。杨文斌怎么会那么不小心,明明他离京前,朕把吴承寅交代的草原人势力地图给他了。

  思前想后,朕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想了想,直接让暗卫去北境,给杨希忠送信,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戚风正要去安排人,朕又拦住他,说道“过去的人,直接去找杨希忠,不要惊动其他人,尤其是秦仲誉。”

  戚风有点不解,问朕为何。

  “照着做便是。”朕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直觉。

  杨希忠是杨文斌的儿子,杨文斌没了,杨希忠也是常年在北境驻守,明明跟应该让杨希忠来领兵更合适,但为什么会让初来乍到的秦虎领兵呢

  朕有点不明白,密折是在北境的暗卫传回来的,具体的事情没有写太多。但从只言片语当中不难看出,明明应该是领万人部队的少将军,却在这次事情中,一个字都没有提到。

  朕感觉北境大军可能出了点状况。

  第三天的时候,朕的暗卫还没回报,朕倒是从早朝上听到了另一个版本的奏报,给朕打开了思路。

  礼部侍郎,给朕上奏。他说,杨将军狂妄自大,与后来的秦将军不和,怕秦将军夺了自己的兵权。为图军功,深入敌营,导致大齐折损近万士兵。随后秦将军不计前嫌,率兵救人,结果遭遇草原人的主力部队,秦将军身受重伤,被秦小将军救回,但秦小将军再出发去救人的时候,杨将军的部队已经全部没了。

  礼部侍郎说得斩钉截铁,朕听得一愣一愣,若不是前两天朕就收到了密折,还真要被他给糊弄过去了。

  朕皱着眉头看向礼部侍郎,忽然想起来什么,问他“秦爱卿,朕好像记得,你好像是秦将军的族弟。”

  礼部侍郎显然没想到朕会问这事儿,他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道“陛下,臣对大齐忠心耿耿,怎么会因为秦将军是臣堂兄,就在朝堂上胡言乱语呢!事情的确是微臣所奏这样的!”

  朕心里边儿吐槽,礼部侍郎做搅那啥棍的次数还少吗?在早朝上胡言乱语的次数还少吗?

  朕只在心里面吐槽,顺便悄悄计划着背地里套他麻袋。毕竟是上着朝呢。但旁边的魏贤忽然恭敬出声“陛下,臣有本奏。”

  王喜福看看朕,回应道“准奏。”

  魏贤站出来列,将手中的笏板别在腰间,对朕说“还请陛下谅解臣无礼。”

  不等朕反应过来他要无礼什么,魏贤就朝礼部侍郎秦昊余脸上揍了一拳。

  魏贤这一拳特别用力,秦昊余呸了一口血出来,朕眼神儿不错,竟然看见一颗拜拜的后槽牙被打了出来。秦昊余捂着脸愣愣道“魏贤,你打我作甚。”

  魏贤说“打得就是你。”

  自打北境草原人入侵以来,朝堂上气氛一直凝重,朕还是头一次在早朝上看见大臣们动手呢。外部矛盾最大化的时候,内部矛盾就会转移,现在是外部矛盾缓解,内部矛盾又显露出来了?

  虽然朕也想说魏贤打得好。

  不过朕表面上还是要劝劝“魏卿,你打秦爱卿作甚。”

  魏贤当然没搭理朕,反而是郑家福也站了出来,笏板往腰后一别,帮着魏贤把秦昊余给摁住了。

  联手打人。

  新上任没多久的工部尚书刘冰尧,还是第一次见自己属下在早朝上揍人,别人都熟练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既然穿成皇帝没事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成精吧,动物只为原作者朝天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朝天懒并收藏既然穿成皇帝没事做最新章节